Je peux vous faire un câlin ?

“麦地
别人看见你
觉得你温暖,美丽
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
被你灼伤
我站在太阳
痛苦的芒上

麦地
神秘的质问者啊
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
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
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
麦地啊,人类的痛苦
是他放射的诗歌和光芒”


“慈爱的人,你以慈爱待他
完全的人,你以完全待他
清洁的人,你以清洁待他
乖僻的人,你以弯曲待他”


自我厌弃的时光
总在夜晚和黎明之间
不时地出现

诗念到此处,万分神伤

我这样的人
不美不整 爱藏好躲
是得不到慈爱完全清洁弯曲的对待吧

搁笔
忧伤的春日的晚上

评论
热度 ( 32 )

© 彎彎·在上海 | Powered by LOFTER